笔趣阁 > 寒门祸害 > 第1173章 心悦诚服

第1173章 心悦诚服

?热门推荐:
????这话虽然有些言过其实,并不是谁都能够拥有林晧然这种洞察细微的能力,但对王军等人无疑造成了一定的心灵冲击。

????他们原以为别人不知晓的小动作,原来根本逃不过大人物的眼睛,那些在官场沉淫的大人物远要比他们想象要厉害。

????特别是自信满满王军,他本以为凭着自身的能力和清廉定然能在官场所向披靡,但却发现这官场比他们想象要更要复杂和险恶。

????林晧然深知王军虽然已经年过三十,但毕竟是初入官场,又是直接进入监察院,性情难免会狂傲而自负,亦是趁热打铁地说道:“为师亦不是一个圣人,故而不要求我的学生能够完美无暇,要你们一个个做圣人。只希望你们正视自身的,并用正当的方法却得到他,而不是被人借此将你们拖下水。如同为师好茶,且一直品茶,但从不奢望非要得到雨前龙井,这名不经传的松萝茶同样精妙。虽然个个都有,为师希望你们能够正视,但又要控制好这种,切不能被它反过来主导了。”

????“听老师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学生受教了!”王军的心里肃然起敬,认真地施礼,然后又是追忆地道:“我二爷爷好酒,曾因军中饮酒被杖责,从此立志要戒酒。他归家一直不碰酒,连参加喜宴亦坚持不饮酒,但不出半个月,他却死在了酒缸里。如若他能够正视自己的,恐怕现在还能活着!”

????王弘海听着这些对话,毅然是认可了林晧然的说法,同样开始反省自身。

????林晧然轻轻地点头,却是打一耳光赏一个蜜枣道:“子勇(王军的字),为师知道你出身军户,有坚韧之志,将来定能有一番成就。只是当下的朝廷过刚易折,你的师公便差点要远离朝堂,故而为师希望你收敛一些锋芒,做出择机而动!”

????“弟子谨记!”王军轻轻地点头,显得恭敬地施礼道。

????刘傅山和沈涛发现林晧然的目光落向他们二人,心里有一丝期待和紧张,他们已经清楚地明白:这位老师年纪虽然比他们小,但智慧远远在他们之上。

????林晧然没有厚此薄彼,纵使这两位门生熬几十年才有机会出任六部尚书,亦是对他们显得推心置腹地说道:“你们二人身在六部衙门,而这六部衙门的风气,为师亦是有所耳闻。你们现在进入衙门,想必会有一些前辈跟你们说,这埋头苦干不如走动关系,可是如此?”

????刘傅山和沈涛相视一眼,苦涩地回答道:“确实是如此!”刘傅山补充道:“一位前辈还跟学生说,让学生平时多巴结于您,这要强于在衙门苦干三年!”

????林晧然将杯中的茶水喝完,又让人通知茶女叮当回来泡茶。

????他深知不能过度指责这些六部衙门的老人“教坏”新人,在严嵩当政这二十年里,特别是六年前由吕本主导的京察,官员的升迁跟能力的关系越来越小,银子和关系可谓是大行其道。

????若是能够巴结上严家父子,纵使是举人出身,那亦能谋得一个好差事。而若得罪于严家父子,纵使做下再大的功绩,那亦可能被罢官。

????不仅是底层的官员如此,而高层官员同样如此。袁炜、郭朴、李春芳和严讷的能力和资历都不出众,但却因为青词写得好,结果被嘉靖超迁提拔。

????正是在这种用人不公的大环境中,很多官员不再专心于公务,而是千方百计地跑关系,想要抱上粗大腿从而青云直上。

????令人无奈的是,随着党争的加剧,这种情况还会越来越严重,甚至是明朝灭亡的一个原因。

????林晧然现在仅仅是顺天府尹,自然无法改变什么,但对着二个弟子义正严辞地说道:“为师从雷州知府一步步走到现在的顺天府尹,并没有动用任何的关系,靠的正是一项项功绩。你们既然身为我的学生,不可听信于这些歪门邪道,要专心于你们手上的第一项工作。只要你们做得足够出色,纵使郭质夫要将你们外放地方,为师亦会帮你争上一争。不过为师亦是将话放在这里,若是为师发现你们尸位素餐,你们莫要怪为师无情!”

????“学生谨记,定不负老师所望!”刘傅山和沈涛的眼睛闪过激动之色,显得认真地施礼道。

????现在能有着林晧然如此的保证,那他们无疑是幸运的,就像是“有娘管的孩子”般,并不需要担心明年的转正问题。

????至于他们会不会像一些前辈那般混日子,他们自认不会。老师出任雷州知府和广州知府之时,已经给他们立下了很好的榜样,只有踏实做事才能造福于百姓。

????话说得差不多后,林晧然亦不在这里久留。

????现在的他已然算是尽到老师的义务,只希望他们四人能够成长起来,将来能够帮着他做一些事。毕竟他哪怕成为首辅,亦需要一些信得过的人,这样才能让他制定的国策能够落到实处。

????“老师,慢走!”

????王军等人将林晧然恭敬地送上马车,目送着那辆马车徐徐离开。

????王弘海本欲返回酒楼跟这三位同科兼同乡继续用茶,只是王军三人都想要离开,而王弘海却是正色地道:“你们忘了老师刚刚说的话了吗?”

????王军等三人相视一眼,王军无奈地走进去面对那位令他心动的叮当姑娘,而另两位则放弃前去拜访那位潮州的翁郎中。

????林晧然在酒楼耽搁的时间不算短,而虎妞和吴秋雨亦是逛完了街,便打算前去接她们,然后一家子一起前往吴府。

????待到一间丝绸店铺,却见虎妞和吴秋雨跟着一个腆着肚子的女人作别。

????林晧然瞧着那个女人有几分面熟,在吴秋雨上马车的时候,显得好奇地询问道:“刚刚那女人是谁?”

????“相公,你这样问其他女子,莫是不怕臣妾吃醋吗?”吴秋雨逛完街的心情明显很好,乔装生气地道。

????林晧然却没想来素来相敬如宾的娘子会有这一面,当即无奈地解释道:“你知为夫不是那样的人!”

????“裕王侧妃李氏!”吴秋雨轻声地吐露实情道。